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鴻門宴?(作者:南海雄鷹)
抗戰之烽火漫天

《抗戰之烽火漫天》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十九章 鴻門宴?

    華北日軍的行進方向已定,華中的日軍也沒閑著,已經攻陷全椒縣了。

    局勢一時震動。

    就在這時,身處魯西南的韓復渠卻收一份電令,是要他到開封是開會的,且上面還備明了,由于開封地區大軍云集,駐地難以安排,所以各位前來開會的將領,所帶之部隊最多只能一個團,不允許超過。

    “總司令,這是一個鴻門宴吶,您可不能去,要是去了,可能就回不來了。”身邊的副總司令沈鴻烈勸說道。

    “可是這是蔣委員長親自主持的會議,也是由軍委會下達的命令,不去恐怕不妥啊。”韓復渠輕嘆一聲,失去了山東這個根據地,單憑他們集團軍軍里邊的那點糧餉怕是養不起第三集團軍這將近十萬的大軍的。

    “要不,把集團軍警衛團帶上吧!畢竟總司令可是咱們第三集團軍的支柱,要是萬一出啥事兒了,還真不好辦。”同樣也是有些發福了的沈鴻烈說道。

    韓復渠輕輕點頭,說道“嗯,必須要,除此之外,我還要把孫桐萱帶上,孫軍長機敏過人,身手也好,有他在身邊,我可放心多了。”

    “好,那卑職這就打電話叫孫軍長過來,與總司令一起前往開封。另外,要不要讓孫桐萱把第十二軍也帶上,萬一開封有何變故,便可第一時間馳援總司令的警衛團了。”沈鴻烈詢問了一句道。

    韓復渠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帶上第十二軍所部“還是帶上吧!我曾數次得罪委員長,就連七七事變時支援宋哲元部我也斷然拒絕,不僅是不支援,我還不準宋哲元部在此經過。此次我又擅自棄守濟南,此去定然是兇多吉少。還是帶上第十二軍所部吧,以免發生意外。”

    “是,總司令。”沈鴻烈應聲道,能到達他這個位置的人,哪一個不是韓復渠的親信?

    既然是利益共同體,韓復渠要是出事了,他的下場也不會好,所以沈鴻烈是必須要站在韓復渠的立場作為一切考慮的。

    沒過多久,一手被韓復渠提拔上來的孫桐萱就來到了韓復渠的臨時指揮部。

    “報告總司令,第十二軍軍長孫桐萱奉命前來報到!”身材高大且提著一個干凈利落的板寸頭的中將走進來報告道,他看上去很年輕,大概只有三四十歲的模樣,就長相方面而言,只有四個字能形容――老實憨厚。

    “很好,現在我現在叫你過來,是想下給你一項任務的。”韓復渠直言道。

    “總司令且說,桐萱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孫桐萱信誓旦旦地保證道,給人的感覺只有兩個字,可靠。

    “行吧,那我就直說了,蔣委員長要求我去開封開會,我怕出現不測的現象,所以我現在要求你帶著警衛團前去封開護我周全,如有特殊請你一定要護我周全。”韓復渠可謂是言之具誠,對于他來說,此刻正是落難的時刻。

    呈現是否是真正的親信的時候就到了,對于這一點,韓復渠可是十分小心的。

    越是困難的時候越能體現,人性的時刻,就越是要小心。

    “是,總司令。屬下之十二軍必能全力護衛總司令之安全!”孫桐萱朗聲保證道。

    “行了,既然你有能有此決心,便好了。至此,你便帶上你的第十二軍隨我去封開開會吧!”韓復渠點了點頭說道。

    無論是第十二軍還是他的警衛團,又或是孫桐萱,都是他的親信,這樣他才能夠是相信。

    既然決定了要向蔣委員長述職,那就得是立即開始籌劃進軍的進程了,畢竟這次的行程可關系著他韓復渠的個人性命、以及十萬大軍的安排的。

    ……

    一月四日,日軍侵占曲阜、袞州(今濟寧),厚集徐州,準備與日軍進行一次大會戰。

    津浦線南段之我軍向明光(即嘉山縣)一線進擊,將進犯此地之敵軍克之。

    右翼之我軍由定遠縣之池河鎮進擊,收復大柳。

    看著這一天天逐漸開始緊迫的戰報,張天海的眉頭始終是深鎖,戰爭的煙云又再次迫近了。

    “玉麟,現在情況如何了?”剛巡查部隊回來的郭其亮脫下軍帽放在辦公室的桌面上后問張天海道。

    “南線情況還好,北線戰報不容樂觀,曲阜、袞州都已經落入敵人的手中了。日軍在魯兵分兩路進擊,一路向東,一路向西,在濟寧、曲阜一帶出現的敵軍番號是日軍第十師團,”張天海輕輕摁揉著眉頭說道。

    一聽這個,郭其亮的眉頭頓時輕輕一挑,說道“日軍第十師團?又是一個日軍的常備師團,滕縣、臨沂一線的部隊怕是有硬仗要打了。”

    張天海點點頭,說道“是啊,戰區司令長官已經命令川軍鄧錫侯部之第二十二集團軍星夜北上應援滕縣了,駐防海州之龐炳勛部第三軍團也已經是奉命移防臨沂了。”

    “西北軍和川軍啊,看來這一仗有得打咯。”郭其亮輕輕嘆息道,西北軍和川軍都是出了名的“窮”,尤其是川軍尤以為甚,裝備十分低劣,就算是裝具十分精良之中央軍德械師對上日軍常備師團都已經夠嗆了,更別說這些裝備十分低劣的地方雜牌軍了。

    說起這個,張天海的嘴角就微微上揚了一個弧度,露出了一絲笑容“等著吧,他們的裝備雖然是差一些,但都是血性的漢子,日軍雖兵精械利,但其所部輕敵冒進。未必不能給我軍一個致勝的機會。”

    只見郭其亮直接搖搖頭,說道“想法是十分美好的,畢竟他們的裝備以及兵員素質都與日軍相差如此之大,當初我們德械師和日軍在上海打,還那么吃力呢,更別說他們了。我不看好他們。”

    “其亮兄,要不我們打個賭吧。賭賭看,他們輸還是贏,三月前,哪怕我軍有一場大勝,都算我贏,如何?”坐在辦公桌后的張天海抬起頭來看著坐在一旁椅子的郭其亮。

    看著張天海的表情,郭其亮就知道其說提出的這個打賭,對自己可是十分不利的,估摸著又想算計自己了。

    于是,郭其亮斷然拒絕了打賭,以免落入某位張團長精心設置的圈套之中“不行!你我是堂堂黨人,怎么能拿這種事情打賭呢?那是對前方官兵最大的不敬。”

    聽到郭其亮說的這句話,張天海就知道了自己想要忽悠郭其亮下館子宰一頓的愿望要落空了。

    只見張天海輕輕靠在了椅背上,長吁短嘆般地嘆了一口氣道“唉,現在的人防騙意識真高啊,連我這個堂堂的大團長都不好騙吃騙喝了,真是人心不古,世風日下啊……”

    “……”郭其亮滿腦門子黑線,心里邊卻是已經罵開就知道這癟犢子沒安好心,沒想到還特么不給面子啊……

    “唉唉唉,我的郭參謀長,臉別拉得這么黑嘛,容易長皺紋,女孩子會不喜歡的。要多笑一笑嘛,像我這樣的笑容才能找到對象。”說著,張天海就齜牙一笑,露出了兩排整齊的大白牙。

    郭其亮是看得一陣惡寒,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他抓起了軍帽,轉身就走,嘴里還不忘說道“團長,您慢慢,我繼續視察部隊訓練工作去了。”

    只見張天海看著郭其亮離去的背影,嘴里還不住地喃喃自語著“這年輕人真的是,難道多多笑笑就不好嗎?整天忙工作,忙帶兵,是真的會找不著對象的……”

    說完,張天海還不忘記拿起一面鏡子,十分自戀地照了照自己,又齜了一下牙,滿臉郁悶道“難道不好看嗎?我覺得還是挺帥的嘛……”

    要是郭其亮在場,定然會被氣得吐血三升,嘴里還在罵著唐國強版諸葛亮的怒吼“我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

    ps第一更送上!

    感謝起點書友楓葉飄飄似何年jop的1000點幣打賞!!

    感謝qq閱讀書友李君生的588書幣打賞!

    感謝起點書友老子莫道德的月票四張!

    感謝起點書友beiqiang1976、木子看雙月、qq閱讀書友殘夜的月票各兩張。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长期买足彩是亏还是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