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類型 > 這不是我要的殺手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鹿死誰手(作者:少女不寫詩)
這不是我要的殺

《這不是我要的殺手》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一百一十三章 鹿死誰手

    “既然他們都已經找到了你的弱點,你還不反擊的話,大概就會被當成是懦弱了。”

    聽到身后傳來的聲音,蕭子燁回頭看了一眼,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先生。”

    “嗯。”莫風走到蕭子燁身邊的椅子坐下,又繼續說道“我本念在她是雪兒的女兒,是她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了,所以才想饒他一命,既然她如此不知好歹,差點誤了我們的大事,也就沒有必要跟她繼續客氣了。”

    莫風淡然的喝著茶,臉上依舊是溫和的樣子,仿佛剛才那滿懷殺意的話不是他說的一般。

    聽到了莫風的吩咐,蕭子燁一臉冷笑,立刻回頭對侍衛說道“你們都還愣著做什么!還不快去宮門口守著,把我的貴客請回來!”

    侍衛當即得令,快步的跑了出去。

    “你也可以進宮去給你的皇兄請安了。”莫風又淡然的說道。

    蕭子燁立刻會意,揖手對莫風說道“先生,我現在就進宮去跟那個老頭兒說,就說他們是我的客人,我還不相信了,我的人,他敢攔著不放。”

    似乎是聽到了,又像是沒聽見一般,莫風根本就沒有要回應的意思。

    不過雖然是沒有得到莫風的回復,但蕭子燁還是迅速回到后院,換了一身衣服,就進宮去了。

    而此時的皇宮內。

    在禁軍的帶領下,七魅跟江北寒來到了御書房。

    皇宮比他們想象中的大得多,到處都是金燦燦的一片,時時刻刻都透露著住在這里的那個男人,無上的尊榮。

    直到御書房門口,禁軍才攔住了七魅跟江北寒,說道

    “二位請在這里稍后,我現在就去通稟皇上。”

    已經進來了皇宮,七魅跟江北寒也就不是那么著急了,畢竟蕭子燁也不敢真的在這里動手。

    “有勞了。”江北寒揖了一禮。

    “謝謝小哥。”七魅天真爛漫的拍了一下那禁軍的肩膀,笑得甚是歡快。

    禁軍拿著皇帝給的玉佩,就走了進去。

    看到禁軍送來的玉佩,皇帝甚是激動的站了起來,說道“他們現在在哪里?”

    “回稟皇上,就在宮外候著。

    皇帝立刻就從書案后面走了出去,快步的朝外走去。

    出了御書房,就看到不遠處的七魅,皇帝更加激動了。

    看到皇帝,七魅也是直接就跑了過去,邊上的禁軍以為她是想要傷害皇帝,立刻警惕了起來。還有兩個已經沖上前,將七魅攔了起來。

    見禁軍誤會了,皇帝急忙說道“滾開,歡兒姑娘是朕請來的貴客!”

    禁軍一聽,立刻下跪認錯,然后又匆忙地退到了一旁去。

    雖然七魅之前就知道這個九五之位上的男人,不是那么輕易可以得罪的,但是真的看到這一幕時,還是震驚的。

    “皇上,他們為什么要一直跪下?你們中原不是有一句話叫做‘男兒膝下有黃金’嗎?”指了指那金燦燦的宮墻,七魅又問道“難道你們這皇宮里金燦燦的墻壁,都是用他們膝下的黃金涂抹出來的嗎?”

    聽到七魅如此天真的話語,皇帝當即就忍不住笑出聲,甚是開懷。

    “哈哈哈,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說!歡兒姑娘,你可真的是一個開心果啊。”皇帝已經走到了七魅的面前,輕輕地點了一下她的鼻子,又說道“走,我帶你去御花園賞花去。”

    七魅搖了搖頭,指著面前的宮殿,說道“不,我要去看看皇上你的御書房,看看里面是不是有很多很多的書。”

    “好,依你,你說什么就是什么。”皇帝一看到七魅,心情就好得不得了,這一點,讓一只伺候著皇帝的宮婢都嚇了一跳。

    從來沒有見到過后宮的哪個妃嬪,能夠讓皇帝如此開心的。難道是這皇宮里,又要多一位娘娘了嗎?

    不過他們同時也注意到了溫文寡言的江北寒,只是他們誰都沒敢上去詢問,這位公子又是什么來頭。

    進了御書房,七魅天真討喜的跟皇帝探討了一番。

    “皇上,你這里的書好多啊,是把你們中原全部的書都放在這里了嗎?”

    “才不是,中原之大,好的書籍更是流傳深廣,豈是我這樣一間小小的御書房就能夠裝得下的。”皇帝應道。

    “我聽說靈光寺里有一巨大的藏書閣,里面的經書上千萬。”

    “我倒是有幸進去過一次,雖然不是十分的巨大,不過經書上千萬本倒是不假。靈光寺的住持是愛好收集經書之人,每每得到一本經書,都要納入藏書閣內,好生保護起來。”

    七魅剛跟皇帝聊了一會天,蕭子燁就趕來了。

    “皇上,七王爺來了,就在殿外候著呢。”

    聽到內官的通稟,皇帝愣了一下,說道“這老七今日怎么這么有空閑,居然找到我御書房來了。”

    說著,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側頭看了看身邊的七魅跟江北寒,說道“大概是聽說了你們在我這里,所以來為你們兩個保駕護航來了。”

    皇帝今日甚是高興,大手一揮,說道“請七王爺進來吧。”

    七魅跟江北寒兩人對視了一眼,站在距離皇帝不遠的地方,想著,如果待會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話,就第一時間將皇帝拿下。

    之所以遲遲不提藏寶圖跟蕭子燁的事情,就是因為他們還不知道這個皇帝究竟是會幫著他們,還是會幫著蕭子燁。

    如今既然蕭子燁都已經來了,那么結果很快就會知道了。

    蕭子燁進來,看到七魅他們時,一臉詫異的說道“你們二位怎么會在這里?”

    “咦,你不是上我這里尋人來的嗎?”皇帝也疑惑。

    “皇兄這說的是什么話,我是想皇兄了,得知皇兄今日也無大事要處理,便想著來尋皇兄對弈一番罷了。”

    蕭子燁說著,看向了七魅,又說道“不過皇兄今日有歡兒姑娘相伴左右,想來也是不愿意同我對弈的了。”

    皇帝笑著打了蕭子燁一下,佯裝怒道“你小子是越長大越不正經了,歡兒姑娘已為人妻,朕是那種會奪人所愛的人嗎?”

    蕭子燁呵呵一笑,拉著皇帝就進了里屋,似乎是要跟他偷偷的說什么事情一般。

    七魅跟江北寒不由得慶幸,好在之前沒有跟皇帝說蕭子燁的事情,不然現在還不知道要怎么下來臺,更是不知道他們是不是還有這個命離開這偌大的皇宮。

    蕭子燁一心拉著皇帝對弈,是為了給自己的手下機會,想要將七魅他們弄出宮去。

    可皇帝卻是一點也不愿意,當即就拒絕了蕭子燁,反而是帶著七魅他們去了御花園。

    一整天下來,皇帝也只是時不時的跟蕭子燁說上幾句話,實際上心思卻是一直都在七魅他們的身上。

    直到暮色降臨,蕭子燁才被迫的離開了皇宮,而七魅跟江北寒則是被安排住了下來。

    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聽聞皇帝就宿在自己的寢宮,并沒有召來任何的妃嬪侍寢,七魅跟江北寒一合計,當即就潛行到了皇帝的寢宮。

    剛準備睡下的皇帝注意到動靜,剛想喊人,就聽到七魅說道

    “皇上莫慌,是我們!”

    聽到是七魅的聲音,皇帝愣了一下,這才問道“歡兒姑娘,夏公子,你們這是做什么?”

    雖然是喜歡七魅這個小姑娘,不過看到他們半夜闖到自己的寢宮來,皇帝還是不高興的,畢竟他們是江湖中人,若是真的想要殺他的話,可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皇上,做出這樣的事情,我們也實在是情非得已,希望你能夠理解原諒我們。”

    江北寒也走上前來,揖手說道“皇上,有一件事情,我們想跟您匯報,但是白天的時候,皇上您身邊的人太多,不方便,所以我們只能出此下策。”

    看了眼兩人,皇帝倒是沒有多說什么。

    其實從一開始的時候,他就曾經懷疑過七魅他們接近自己的目的,今天一整日更是警惕不已,特別是在蕭子燁出現之后,更是認定了七魅他們此番進來皇宮,就是沖著自己來的。

    為此,皇帝還特意吩咐了禁軍,一定要守好他們兩個,將他們的院子團團包圍住,不能讓他們半夜肆意出行。

    皇帝以為這樣,自己就能夠睡一個安穩覺,卻是不曾想,還是被他們逃離了出來。

    無奈的嘆了口氣,皇帝說道“說吧,你們來找我,到底是為了什么事?”

    七魅跟江北寒對視了一眼,低聲問道“皇上,你可知道前朝藏寶圖的事情?”

    皇帝立刻面色一沉,“你們怎么會知道這件事情?什么人告訴你們的?”

    “皇上,你可知道本應該放在宮里的那一張藏寶圖,此時在何處?”

    “原來你們是沖著藏寶圖來的?”皇帝冷哼一聲,又說道“我告訴你們,你們這輩子都不會找到藏寶圖的,前朝的寶藏,更是癡心妄想!”

    見此,七魅直接就將屬于皇室保管的那張藏寶圖拿了出來,遞給皇帝,說道“皇上你看看這個。”

    皇帝愣了一下,伸手接過,才剛看到,就愣住了,眼底閃過一絲驚慌,更多的是疑慮,奇怪他們怎么會在那么短的時間,還有他相伴左右的時間里,是怎么做到拿到這張藏寶圖的。

    看懂了皇帝的想法,江北寒直接就將蕭子燁跟鬼蠱門聯絡的信件遞了過去,解釋道

    “皇上,你誤會了,我們不是在這里拿到的藏寶圖,而是在鬼蠱門里面找到的。”

    “鬼蠱門?”

    皇帝雖然是鮮少出宮,但是對于鬼蠱門這么一個江湖邪教的存在,還是知道的,更是知道,這個邪教殺害了不少無辜的老百姓。

    “是的,皇上,有些東西我相信只要你自己看了,就一定能夠得到答案的。”七魅也附和著說了一句。

    對于他們兩個人,其實皇帝還是信任的,所以此時在聽到他們的話之后,便拿著那張地圖,走到燭光亮堂的地方,認真地看了起來。

    七魅跟江北寒也不著急,就站在一旁等著。

    如果皇帝跟蕭子燁是一伙兒的,那么他們今天勢必是離不開這個皇宮了。哪怕是能夠離開了,也是死在蕭子燁的手上。

    可若他們不是一伙兒的,那么事情就還是有轉機的。

    鹿死誰手,可就一件未知的事情了。

    皇帝看清楚了手上的那張藏寶圖,臉上滿是震驚。

    急忙放下了手上的藏寶圖,改而去看那些信件,就更是憤怒不已。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那么信任的弟弟,居然會跟外人勾結!以用來謀圖自己的皇位!

    明明蕭子燁看起來就是那樣一個根本就不在意虛榮的人,可為什么,這些信件里看到的,卻并非如此呢!

    “啪——”

    皇帝拍案而起,怒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有何目的!為何要誣陷我胞弟!于你們何益!”

    聽到皇帝的話,七魅就知道,對于蕭子燁密謀造反的事情,他是不知情的。

    “皇上,你不知道藏寶圖是怎么流露出去的嗎?”七魅上前一步,認真而嚴肅的看著皇帝,又繼續說道“即便是你不知道,難道看到這些信件,你還猜不到蕭子燁的目的是什么嗎?”

    “放肆!七王爺的名諱,是你這樣的外族女子可以隨意喊叫的嗎!”皇帝怒道,也不知道是因為七魅喊了蕭子燁的名字,還是因為那些信件上面的內容。

    見皇帝分明就是不愿去相信信件上的內容,江北寒無奈的嘆了口氣,走上前,說道

    “皇上,我們來找你,前腳剛到皇宮,后腳七王爺就尋來了,而現在您親眼看到了信件上的內容,難道還不明白其中的深意嗎?”

    皇帝抿了抿唇,沒說話。

    見皇帝的神情已經開始有些猶疑了,江北寒立刻說道

    “皇上,事到如今,也已經由不得你相不相信了。”

    七魅看著皇帝,又說道“今日我們進宮來,想必七王爺也已經猜到了我們的目的是什么,明日他一定會再來,到時候一定會知道,今日皇上您讓人看守我們,不讓我們外出的安排。”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长期买足彩是亏还是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