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水滸任俠 > 1891章 你既兩面三刀,我又為何不反?(作者:云霄野)
水滸任俠

《水滸任俠》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1891章 你既兩面三刀,我又為何不反?

    然而正當蕭唐召開軍議,軍情往來傳報的這段時日間,戎衛兩淮區域的諸部宋軍主將也已經過更迭交替。劉光世被罷了兵權,只得灰溜溜的趕返至東京汴梁去,但以他在朝中處心積慮曾打通的人脈干系,暫雖掌不得兵,想來也能領受個閑差安然納福;而得受朝廷重任接替劉光世帥位,至兩淮地界撫諭諸軍、都監各部的兵部尚書呂祉也立刻走馬上任,并先后接見心思各異的諸部將佐安撫勉勵,然而根據他的所見所聞,對于本來隸屬于劉光世麾下的諸般軍將的了解,又暗中遣軍吏走報機密,向密奏朝廷這些軍將哪個可當大用,哪個又須打壓扼制。

    只不過呂祉顯然是以為自己如今以文制武,以為憑他的手段便能將行伍中大多丘八糙漢哄得團團轉,然而呂祉眼中的那些行伍莽夫卻也有善于玩心眼的,對待他面上雖是恭敬信服,私下里也早已提防著這個被朝廷空降過來的頂頭上司暗做手腳

    呂祉所派遣的書吏泄漏機密,而教劉光世舊部將領派并于郵驛截獲得奏書,暗地里呂祉欲罷黜酈瓊等宋將兵權的消息被曝露出來。而派遣軍士截獲得呂祉密往朝廷奏書的,正是酈瓊本人。

    本來便是功利心極重的酈瓊得知自己也不受朝中重臣的待見,休說是再得擢升重任,如今出生入死爭取來的一切遮莫也要化作南柯一夢,心中那猛然暴躥、按捺不住的恚怨恨意也是可想而知,對宋廷的忠心也是蕩然無存。而直待自己又得受朝廷調令,將他打發調往別處時,酈瓊也終于突然發難,攛掇著劉光世舊部其他軍將一并嘩變,于軍議時將呂祉密發往朝廷的奏書摔在他的臉上,隨即喝令親信軍士將呂祉綁縛拿下,又煽動著諸部宋軍一并啟程,北往向蕭唐齊朝投誠

    人影憧憧、密密匝匝,大批的軍隊朝北行進著,也有哨探軍馬四下里呼哨聲聯絡,快騎直往北面齊朝統轄的領土內先行拜請陳情,訴明酈瓊以及王世忠、靳賽等一并反了宋廷的軍將來意。

    然而一眾騎兵隊中,被反縛住雙臂的呂祉大聲叫罵不止,猛的又一掙身子,當時直從馬背上倒栽了下去,頭顱“嗵!”的聲撞在地上發出聲沉重的悶響。

    發髻早已被打散,腦袋也登時撞得頭破血流,可披頭散發的呂祉似是不覺痛楚,面上激憤之色猶濃,口中還大聲疾呼道“反賊!要殺便殺,蕭唐叛臣賊子,我又豈肯去見之!?”

    一眾如狼似虎的軍士,立刻上前要再制住呂祉押將上馬去,然而這個到任不久反被扣擒綁縛住的朝中重臣登時發了倔性,他奮力的掙扎廝撲著,口中兀自“忤逆狗賊”、“亂常奸廝”著喝罵個不休。而就在此時,兀自掙扎的呂祉驀的聽得有人語氣森然的說道“呂相公,不是俺酈瓊非要反了宋廷,當初你對我等兄弟說國家體恤我等出生入死的有功之臣,就算是由你代替得劉光世相公督監兵馬,也必然會厚待重用我等,自然無須他慮。可你到底又是如何做的?我自問本來對朝廷并無虧欠處,也不曾惡了你呂相公,偏生你卻暗中要奏報朝廷罷免我的軍權,本好意待你,若不是俺機警早有所料,豈不是遭斷了衣食飯卻還要被蒙在鼓里?

    是你要算計我在先,我若殺你亦是有理,可是我仍留你一條性命,只是押解你去見齊帝蕭唐,按他待你這等所謂宋廷忠烈臣子的行徑,也不至壞你性命,遮莫再與宋廷來往交涉時還能放還你歸去我酈瓊待你已算是優待了,可如今你兀自如此不識相!卻也未免忒過不知好歹了罷”

    呂祉見說更是義憤填膺,他轉頭瞪目望去,就見酈瓊面色冰寒,此時他雄踞在一匹高頭大馬之上,居高睥睨下來時眼神也是凜冽森然。呂祉卻是毫無懼色,當即又破口大罵道“奸賊!你這背反國家的叛賊逆臣,本官為國家督察爾等擅權自專的統兵軍將,又如何不知你與同僚袍澤王德素來不睦?到任時你這廝便刻意前來巴結本官,說甚教王德駐淮西行營左護軍都統制,并擔負提舉訓練諸將軍馬事重任,而只教你做為副都統制軍中將士必然不服,實則就不過就是你這廝嫉賢妒能,不肯在王德帳下聽命?

    你這狗賊,先投宗老相公已得朝廷委用,而后卻抗旨違令,流寇于河朔之間,若非國家外患險急,否則當初便該誅殺了你這違戾詔制,早生不臣之心,已犯謀逆大罪的反賊!而后你以為殺人放火受招安,再與劉光世來往交涉坐地起價,叛而復降,這才又得朝廷錄用擢升。既蒙圣上洪恩浩蕩,你這賊子本合當感激涕零,痛改前非,然而卻與本官賣弄口舌,嫉恨同僚中有功之臣倒來向我嚼爛舌根!本官又如何不當先安撫得你這賊子先不至妄動,再向朝廷奏請罷你兵權,免除禍患?如今看來你卻不是仍昧良心,膽敢禁押上官,倒戈去投叛逆亂黨?本官又可說的錯了!?”

    酈瓊聽著呂祉聲嘶力竭的痛罵,他眼角不由的狠狠的抽出了幾下,隨即森然一笑,又道“如此看來我倒要多謝呂相公恁為未將解惑,也終于算是聽明白了所以說就算我酈瓊為了宋廷出生入死,就算小心迎奉巴結你們這些朝堂中的達官貴人,到頭來俺也仍不過是飛鳥未盡時你們使的良弓,狡兔未絕時而供你們這些高官驅策的走狗無論怎的,我也終究不能取信于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高官權臣,也全因宋廷先后有金人、蕭唐這等國家大患之故,似我這等人在你們看來尚可利用,虛與委蛇,丟出份官身名祿教俺豁出性命去爭!實則到頭來也仍舊不能在朝堂立足,我若再無利用處,無端被罷黜屈沉也只得認了,保全得一條性命還要感謝官家皇恩浩蕩,還要叩謝你們這些高官貴人格外開恩,是也不是?”

    呂祉聽罷重重的唾了一口,隨即盡量挺直了身板,而又朝著酈瓊高聲叱罵道“你這反賊當真是混淆是非,無恥之尤!既食國家俸祿,忠君之事,爾等行伍軍人本來合當效死以赴國難,何況是先做下悖逆重罪,而得朝廷寬胥的賊臣?朝廷但有何差遣,既是國家軍人,便合當不計生死利害的前驅建功,又哪里似你這般只圖個人功名的自私算計,一旦稍覺屈身勉強,便頓生異心?如此也正是怙惡不悛、賊性難移,你這廝又犯下這等合當千刀萬剮的謀逆大罪,倒仍有臉面來與本官爭執,反倒嫌朝廷國家猜忌屈沉了你?我呸!果然與亂常悖逆、背反國家的亂臣賊子蕭唐都是一丘之貉!”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长期买足彩是亏还是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