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盛寵醫妃:極品駙馬是木蘭 > 正文 第1360章 順喜試探(作者:冷小萌)
盛寵醫妃:極品

《盛寵醫妃:極品駙馬是木蘭》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360章 順喜試探

    只見小蘭指著屋里那張三條腿的桌子,開口說道:“順喜公公,把飯菜放在桌上吧。”

    順喜看著那條已經被修好的三條腿桌子又是一愣,這桌子怎么修好了?

    不是整天喊著要用新桌子嗎?

    順喜一邊擺放飯菜,一邊大著膽子問道:“這桌子怎么修好了,皇后娘娘不是要派人過來送新桌子嗎,怎么還未送來?”

    小蘭臉上閃過一抹尷尬,開口說道;“許是皇后娘娘太忙了,等過兩日皇后娘娘想起來,自會派人送來。”

    “秦小姐吃飯不方便,所以我就先把舊桌子修好了,等新桌子送來之前,還能湊合著用一用。”

    順喜聽著小蘭的話,嘴角揚起一抹冷笑,八成是她們一直等不來皇后娘娘的幫助,也認清了自己的處境和事實。

    所以不僅不敢再囂張,就連院中唯一的破桌子也修好了。

    只聽順喜諷刺的說道:“小蘭姑娘不是說過,秦小姐的身份不能用破桌子?”

    “如今秦小姐怎么肯用破桌子了?”

    “還是小蘭姑娘覺得,秦小姐只配用這種破桌子?”

    換做前幾日他是絕對不敢說這種話的,但今日他寧可挨罰也要大著膽子試探一下。

    畢竟他也沒說什么大逆不道的話,就算傳到皇后耳中,最多也是打幾板子,罪不至死。

    可如果能確定皇后娘娘不管她們了,那今日的冒險便是值得的。

    順喜說完話,還盯著小蘭的臉,想看看她是什么反應?

    換做往日小蘭早就一巴掌或者一棍子打來了,但今日她只是臉色白了白,然后笑著說道:“我可沒有那樣的意思。”

    “可如今新桌子還沒送來,有個舊的總比沒有強。”

    “規矩是死的,人卻是活的,這張破桌子雖然不配被秦小姐使用,但非常時期也只能非常對待。”

    順喜笑著說道;“原來現在是非常時期,怪不得小臉姑娘對奴才的態度都變了。”

    剩下的話他沒說,而是對韓芷焉說道:“秦小姐慢用,若沒其他事的話,奴才就先告退了。”

    順喜笑著離開了,小蘭看著他最后那個詭異的笑容,突然有些害怕。

    她覺得等順喜知道她們沒有皇后娘娘護著,一定會把他們朝死里整的。

    韓芷焉看著她忐忑的表情,笑著說道:“怎么,怕了?”

    “秦小姐,奴婢覺得他以后一定會狠狠的報復奴婢的。”

    韓芷焉卻開口說道:“吃的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接下來的日子你肯定會受苦,前幾日你欺負人有多爽,后幾日你被虐的就會有多慘。”

    “但你一定要忍住,千萬不能死,因為只有活著才能出去,才能把仇抱回來,若是你死了,這一切的苦可就白吃了。”

    小蘭聽著韓芷焉的話嚇得全身發抖,只聽她聲音哆嗦道:“順喜真的會把奴婢往死里整嗎?”

    韓芷焉一臉肯定的告訴她:“會。”

    “太監是皇宮里內心最扭曲最陰暗的人,他們平時比螻蟻還卑微,但他們一旦有機會反擊,就會用最惡毒最變態的手段把仇恨千倍百倍的報復回來。”

    “若是從明天起,你就自求多福吧。”

    “記住,只有活著才能擁有一切,本宮不希望你是個遇到一點挫折就要死要活的人。”

    小蘭嚇得渾身直哆嗦,戰戰兢兢的說道:“是,奴婢一定會堅持到底的。”

    到了晚上,順喜過來送飯就故意少帶一份葷菜,只剩一盤素菜。

    不過他還是沒有表現的太明白,只聽他開口說道:“請秦小姐恕罪,奴才腦子愚鈍竟然忘把葷菜帶來了。”

    “奴才現在回去取也來不及了,秦姑娘就將就著用吧,明天的早膳奴才一定用心檢查。”

    韓芷焉開口說道;“無礙,正好本宮今日吃素。”

    “秦小姐不怪就好,請慢用吧,奴才告退了。”

    第二天中午順喜過去送飯的時候,兩個侍衛告訴他,香兒上午來過了,但很快就離開了。

    順喜心里咯噔一下,不會這么倒霉吧,昨日他剛剛作死的試探了一下,香兒竟然就來了。

    這下自己該倒霉了,小蘭和秦仙兒一定會在香兒面前添油加醋的告他的狀。

    香兒八成一會兒就要帶人過去捉拿他了,現在該怎么辦才好?

    “香兒姑姑離開了嗎?”

    “早就離開了,她進去一刻鐘不到就離開了,距離現在大概有一個半時辰了。”

    順喜心中奇怪,一個半時辰了?

    若是香兒直接去抓他,怎么也用不了一個半時辰吧?

    就算她先回鳳禧宮稟告皇后,然后再去抓他,一個半時辰也是綽綽有余的。

    可他現在還完好的在這里站著,無災無難的,這就說明皇后沒有抓他的意思,甚至懶得管這件事。

    順喜在胡同里一邊走一邊忐忑,一會兒進去該怎么說,才能讓自己好過點。

    小蘭肯定又變成了囂張得意的嘴臉,然后狐假虎威,變本加厲的羞辱他。

    順喜進了冷宮,沒想到的是小蘭沒有嘴臉囂張,反而更加低眉順眼,甚至有些巴結討好的意思了。

    這是怎么回事?

    香兒剛剛不是來過了嗎?

    難道她沒在香兒面前告狀?

    還是香兒不管她們?

    順喜正想著,小蘭突然拿了一個金元寶遞上去,開口說道;“順喜公公,這是秦小姐賞你的。”

    順喜看著小蘭手中的金元寶突然眼前一亮,這塊金元寶抵得上他兩年的月錢了。

    “秦小姐這是何意?”

    “正所謂無功不受祿,奴才可不能要秦小姐的金子。”

    “順喜公公就收下吧,這是秦小姐為了表達您前些天的照顧之恩,特意賞給您的。”

    順喜還是摸不透韓芷焉到底在耍什么把戲,便開口問道;“奴才聽說香兒姑姑上午來過了?”

    “秦小姐是不是要從這冷宮出去了?”

    “為何突然變得如此大方?”

    “奴才恭喜秦小姐恢復自由身。”順喜這樣說其實是在試探她們。

    韓芷焉尷尬一笑,開口說道:“多謝順喜公公吉言,不過本小姐怕是不能這么早如此,所以日后的一日三餐就要多多勞煩順喜公公了。”

    “秦小姐客氣了,這本就是奴才應該做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长期买足彩是亏还是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