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類型 > 魔改漫威電影宇宙 > 第三百零三章 化妝(作者:飛白先生)
魔改漫威電影宇

《魔改漫威電影宇宙》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三百零三章 化妝

    “蕭先生,這是什么啊?”塔利埡此刻正拿著一個晶瑩剔透的小瓶子,一臉好奇的望著里面粉嫩的液體問道。

    正將深色粉底往臉上抹的蕭越白聞言抬頭看了一眼,然后說道“啊!那是bb霜,可以讓皮膚更加粉嫩的化妝品!”

    再次在臉上胡亂的抹了一通,蕭越白說完之后再次對小女孩問道“塔利埡,幫我看看,我現在的膚色跟你們恕瑞瑪人像了么?”

    塔利埡聞言放下手中的小瓶子顛顛的跑過來,在蕭越白面前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噗嗤一聲捂著小嘴笑了出來,然后才很認真的點點頭說道

    “e已經可以了!你現在的膚色跟我們恕瑞瑪的平民,工作了一天之后非常像了!”

    蕭越白聞言眉頭一皺,將一旁的鏡子拿過來一看,只見鏡子里面自己膚色黝黑,滿臉油膩,這里淺一點那里深一點的,好像有一堆塵土粘在了臉上一樣。

    愣了半晌之后,蕭越白也終于忍受不住了,跟著塔利婭哈哈哈的笑了出來。

    雖然自己完全不會化妝,但是自己既然要偽裝成恕瑞瑪人,那就只要把深色的東西往臉上抹就對了。

    至于這些化妝品,其實都是涼冰的,而且還都是去年涼冰失憶的時候,讓自己和凱莎陪她逛街的時買的。

    當時她們姐倆買了衣服、化妝品還有各種裝飾品都買了很多,然后就扔給了身后的蕭越白,后來蕭越白趁著沒人的時候他就把東西放在自己的暗空間里。

    之后夫妻倆把涼冰送到了卡瑪泰姬,她學會了混沌魔法,記憶恢復之后也沒在跟自己要,蕭越白也就徹底忘記這件事了。

    本來今天早上四人一起商量了一下,準備想要進維考拉去看看昨晚發生了什么變故,不過仔細一說之后才發現好像進城有很多限制。

    比如內瑟斯的外形太招搖,不利于打探消息,希維爾的本身的重要性,也不太適合去冒險。

    而蕭越白也不能去的,因為他不是恕瑞瑪人,膚色和衣著都太顯眼了。

    但是如果只讓塔利埡一個人去的話,也不能保證安全性,蕭越白這時突然想起了暗空間里的化妝品。

    索性就把這些東西拿出來,然后只要看見能加深膚色的化妝品,就開始亂七八糟的往臉上抹,如今收拾停當之后這么一看,還真挺像恕瑞瑪人的。

    不過當他轉身給一直好奇注視著自己的希維爾和內瑟斯看了之后,一個帝國公主,一個帝國大學士也還是沒能禁住這奇怪的畫風,兩人同時都笑了起來。

    可蕭大老板似乎已經做好了應對這樣場面的準備,低頭掃視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嘆息道

    “膚色現在弄的差不多了,衣服怎么辦?我現在臉上的妝容,似乎也不能穿特別好的衣服吧?”

    塔利婭想了想轉身把自己昨晚當做枕頭的包裹打開,從里面拿起來一件帶著恕瑞瑪風格的衣服遞給蕭越白說道

    “這是我從比爾特沃夫的一家店中買的我們恕瑞瑪的衣服,本來是打算給我們部落的一個伙伴的,暫時先給你穿吧!”

    接過衣服的蕭越白上下打量了一番,土黃色的羊毛材質配上紅色的配色,這件衣服整體看上去還不錯。

    滿意的點點頭,蕭越白拿著衣服就直接套在了自己的外衣上,讓后又把塔利埡給自己的帽子戴上。

    都準備好之后在鏡子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乍一看確實和大多數恕瑞瑪人沒什么不同。

    “那我們先出發了!”確定了妝容不會出什么紕漏的蕭越白跟內瑟斯說了一句,然后扭身帶著塔利埡離開了巖洞,順著昨晚過來的道路向維考拉走去。

    一路上蕭越白也都在和塔利埡請教一些恕瑞瑪人的一些人文風情的細節,比如人們習慣行走的方向,問候的動作,常用的語言和口音等等。

    對于男人的問題,塔利埡一一都給出了回答,并在以自己想象不到的速度,眨眼間蕭越白就卻學會了。

    當兩人一起走出峽谷的時候,蕭越白已經完全進入了一個恕瑞瑪人的角色當中。

    蕭越白和塔利埡很快就來到了城市的附近,僅僅一晚上過去,這里就多了很多恕瑞瑪人的尸體。

    這些尸體大概一看,蕭越白發現他們很多都是死于鈍器或者灼燒,看起來有相當一部分死于昨晚澤拉斯的襲擊。

    既然說是相當一部分,自然就還有另一部分,這一部分的數量很少,他們卻明顯死于銳器的割傷。

    而且他們還在流血的傷口表明這些尸體的死亡時間就在不久之前,尤其是還有幾個掛在城門口的尸體,他們穿著鮮明的衣著,甚至還沒有徹底死亡而抽搐的腿。

    如此殘忍的畫面讓塔利埡不由得把目光轉向別處,想要用這種辦法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他們很快來到了城門附近,幾個手拿菜刀但是面向看起來非常老實的恕瑞瑪人守在城門前。

    “幾個拿著菜刀的普通人在守城?”這是蕭越白和塔利埡同時想到的問題。

    不過當蕭越白望向更遠處,一個腰間挎著戰刀手拿長矛和盾牌,卻一幅吊兒郎當的像是潑皮流氓的人在那里之后,他就將事情猜出了個大概了。

    可蕭越白還是跟塔利埡對視了一眼,然后兩人一起向著維考拉的城門走去。

    幾個守在城門外的恕瑞瑪人很快就發現了自己和塔利埡,不過他們并沒有說話,而是用身體悄悄擋住手,然后不停的比劃幾個手勢。

    蕭越白見狀不由得疑惑的轉頭看向塔利埡,而小姑娘也低聲給出了答案“那個幾個人的動作是我們恕瑞瑪人表達快跑的意思,他們幾個應該是讓們倆快逃。”

    要知道他們倆本來就是要進城打探消息的,怎么可能會逃跑,所以蕭越白和塔利埡完全裝出一幅沒看見的樣子,繼續向城門走。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城市的門口,遠處那個被全副武裝的流氓,似乎也發現了蕭越白和塔利亞,頓時打起十二分精神快速的來到城門口。

    先是二話沒說抬手照著身邊最近的一個平民的頭拍了一巴掌,然后抬手指著蕭越白和塔利埡大聲的說道

    “快去抓住他們,如果在被他們逃跑了,你們就等著承受巫靈之神的怒火吧!”

    眾人聞言齊齊無奈的端起了自己手上的菜刀,然后不情不愿的將蕭越白和塔利亞圍在中間。

    在最后面,那個潑皮流氓則將手中的長矛往地上重重的一戳,對著蕭越白喊道

    “你們兩個給我聽著,我代表巫靈之神,偉大的澤拉斯大人對你們下達神諭,你們將成為奴隸,為我神沖鋒陷陣!”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长期买足彩是亏还是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