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類型 > 庸人安好 > 第一百八十二節 母親,走進了我的往事里(作者:沙漠大番茄)
庸人安好

《庸人安好》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一百八十二節 母親,走進了我的往事里

    母親在接下來得日子里,狀態一天不如一天。盡管我做好了心理準備,但,當眼前的這個人真要呼啦一下子消失得時候,忽然覺得力不從心。

    那段時間,我就像是大腦麻痹了一樣,總是坐在母親病床邊呆愣。若要說想些什么,好像還什么內容都沒有。也許,是父親的那一眼,讓母親心平靜地得以過了那個生死之年。

    那一年的大年三十兒,吳媽在家里煮好了餃子帶到了醫院,結果,一同來的,還有父親和曹燦燦。只可惜,那頓餃子,我和曹歌一人吃了兩個,便咽不進去了。母親那一天,也沒有因為父親的到來而再一次睜開眼。

    轉過年,母親開始狀態忽然有些許好轉,清醒的時間一天比一天長,雖然偶爾還是會說胡話,不過,能吃點東西了。我很開心,吳媽在家給她熬粥,雖然她只能是一點點,但相比前些天,也是很大的好轉。

    直到有一天,母親忽然告訴曹歌,她要坐會兒。于是,我和曹歌兩個人扶著她坐了大概有十分鐘。坐著的時候,母親突然抬起手指了一下窗外,含糊不清地問“天還冷?”曹歌湊近了,聽了半天才聽懂“姐姐,是的,快暖和了,等暖和,我推你出去曬太陽。”母親努力地抬手指指我身上“毛衣,毛衣。”那天,我穿的是一件襯衫,母親的意思是,叫我穿毛衣,別凍到。

    曹歌看了一眼我,使了一個眼色,我應聲回到“知道了。”

    “姐姐,沐夕說她知道了,知道穿毛衣,冷,別感冒。”曹歌輕輕撫摸著母親的后背,慢慢說著。

    母親輕輕地點了點頭。過了一會兒“躺。”我和曹歌又扶著她躺下。

    躺下之后的母親又昏睡了過去,直到下午,吳媽來送飯的功夫,忽然醒過來,還和吳媽打了招呼“吳媽,辛苦你了。”母親的言語雖然還是十分無力,但清晰度,比起上午時候,還要強一些。吳媽很驚訝“沐夕媽媽,您醒了呀?您好好養病,說什么辛苦不辛苦的,您要是早點好呀,可就省的我來回折騰了,到時候,您還教我包你們老家那個包子的花樣。”

    母親努力地笑笑“好!”

    曹歌出去扔垃圾,進來突然看見母親這般清醒“姐姐!”母親抬起手,曹歌一下子便握住了。

    “我和你說的,你記住了?”曹歌點點頭“記住了,都記住了。”“那就好!聽我的,找個好人,把自己嫁了,別,別委屈了自己。”曹歌一個勁兒地點著頭。我聽見了曹歌的抽泣聲,我知道,她哭了。

    那個時候的自己還不知道回光返照意味著什么,但我見吳媽也躲在角落偷偷地落淚時,我知道,母親的這種突然清醒,并不是好事。很快,母親叫我“沐夕。”曹歌急忙拉著站在她身后的我靠近母親身邊,她把母親的手交到我手里時,我忽然發現,自己似乎有幾年沒有和母親這樣手拉手了。

    母親的手,瘦得只剩了骨頭,握在手心里,再也沒有了當年在南京大街上拽著我去改戶口時的炙熱感。那種感覺要如何去形容?總之,玉蘭香和黑旗袍,已經被永遠地留在了那老房子里。

    母親除了很艱難地和我說了前面提到的話之外,只是說“你,長高了。”這一句,足以說明,我與母親,似有多年未親近,這種心靈的疏遠,才勾起了這句感慨。我當時特別想回答一些什么,并且說一些心里話,但我就是開不了口,就堵在心窩兒里,窩的我當時眼淚都忘了流。

    母親再沒多說,就像她要閉眼前說的那句一樣“累了,說多了,累了,我要睡了。”說完,母親便閉了眼。安靜的病房里,母親究竟在說完睡了之后,多久便沒了呼吸我們都不知道。只是,吳媽湊上前說幫母親掖掖被子的時候,才發現,母親已經走了。

    母親走的不突然,但當我后知后覺了之后,才忽然覺得,我的人生和心里,似乎已經缺失了什么重要的東西。我當時站在病房的角落,我聽著曹歌一邊和吳媽幫母親弄衣服,一邊唱著母親唱過的《桃花庵》“九盡春回杏花開,那鴻雁兒飛去紫燕兒來”曹歌畢竟不是學戲的,和母親也是閑來無事撩閑學那么兩句而已,她唱得并不像那么回事兒,但,在當時的情境里,這曲兒,卻讓我忽然的心酸。

    我踉踉蹌蹌地走到母親身邊,哭著喊了一聲“媽!”

    整整四年,這個字一直被我藏在了心里,真正喊出來得時候,聽的人,卻已經在九霄之外。

    曹歌說,母親讓她在其離世之后轉告給我“關于身世,恨她可以,但別和自己過不去。”

    就是這句話,讓我對自己的言行充滿悔恨,并且自責一生。

    為什么?原來,我的小“秘密”,母親一直都知道。

    或許是自己至親人的關系,在面對死亡來臨的時候總是自欺欺人,而對死亡的感受也總是后知后覺。似乎是母親的離世,讓曹燦燦也想起了琴嬸兒,她哭得不亞于我。

    送別母親那一天,說不讓女孩跪送,但我依舊執拗地獨自跪了有近一個多鐘頭。我知道,人已走,懺悔給天地,也無法救贖靈魂犯下的錯,可我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做,或者做什么。

    母親走了之后的好長時間里,我都還覺得她仍然存在。可能是一直有空間距離的原因,我會時不時地覺得母親在老房子,母親在曹家外租的房子,母親在醫院等等。

    但當有一天,曹歌的口中不再提起“姐姐”的時候,薛浩的口中不再提起“容角兒”的一刻,我知道,母親,已經走進了往事里。

    而往事是什么?

    是窗外梧桐去年春天的嫩了枝;

    是窗外梧桐去年夏天的綠了葉;

    是窗外梧桐前年秋天的紅了天;

    是窗外梧桐前年冬天的枯癟萬人寒。

    往事不是不堪回首,是你回首,卻不堪去看,去品,再去言。

    我除了那條項鏈兒之外,再沒有能夠睹物思人的紀念品。我有時會看看它,看看那鐫刻在上面的,母親留下的珍貴畫面。

    母親,你是否曾經來過?在我波瀾不驚的歲月里。

    你穿了一雙雨靴嗎?還是赤腳路過?

    為什么我尋不到你的足跡?

    那是你曾來過的證據。

    我費勁心思,跨過高山,越過草地,

    我嗅遍了各地的鮮花,也始終也嗅不到你玉蘭的香氣。

    我在一個落寞的夜晚低頭看,

    原來,你一直在我的心里,

    從,不曾離去。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长期买足彩是亏还是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