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類型 > 絕地追殺 > 正文 第1136章 犯了錯誤(作者:月下寞)
絕地追殺

《絕地追殺》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136章 犯了錯誤

    爆熊沒有回答,而是突然打開二樓陽臺的門,朝著毫無防備的小柒就是一陣潑射。本來前面幾發全空,但在其強大的肌肉控制力下,彈道又被硬生生地給扳了回來,直接擊穿了小柒地頭盔。

    “看到沒,這才是知恥而后勇地態度,絕對不是那些不負責任的道歉可以彌補的。讓人給揍了,不丟人,大不了下一次再揍回去。如果被人揍了,還在這里說些什么‘對不起’,那他嗎的才是給我丟人!都給老子聽清楚了嗎?”

    y戰隊的其余三人相互之間對視了一眼,爾后異口同聲地吼道,“清楚了!”

    爆熊抹了抹額頭上的汗,咒罵道,“娘希匹的,教育你們這幫孫子,比老子打架還累,下次再這樣,我就直接動手開揍了。”

    “哈哈,但愿到時候隊長你的手不要變腫了,我們可是有三個人呢。”

    爆熊的凌冽反擊打了k隊員們一個措手不及,尤其是在看到擊殺者的id后,冷豪滿臉惡心壞地說道,“原來是這個只會用蠻力,滿腦袋都是一根筋的憨貨。”

    在鯊魚平臺舉辦的比賽里所向披靡的冷豪有槍法有計謀,無論名聲再大的隊員或是戰隊,他都有一戰之力。但唯獨,最讓他忌憚,或者說是最不愿遇見的,就是類似爆熊這種的莽夫型選手。原因很簡單,無論是陽謀還是陰謀,用在爆熊他們身上,就和對牛彈琴沒有什么區別。

    都說無欲則剛,對于冷豪來說,看不懂計謀的莽夫們,才是自己真正的克星!

    把小柒留在二樓是自己的決定,但一向高傲自大的冷豪又怎么會承認這是自己的錯誤呢,“不是讓你牽制就好的嗎,為什么要和他對槍!”

    面對冷豪的大聲質問,小柒唯唯諾諾地說道,“對不起,他太突然了,我完全沒有想到。”“一句沒想到就能解決問題嗎?你知不知道我們本來可以三人合圍這最后一個獨狼的,現在還要分出一個人來照顧你!這在古代就是延誤戰機,都能拉出去把頭砍了!”

    “夠了,你在這數落他照樣不能解決問題。”表哥實在看不下去冷豪的作威作福,他并不是戀權不放的人,但他一日沒有退賢讓位,他就一日還是k的隊長。被人當面數落自己的隊員,他的臉要往哪擱。

    殺手冷眼旁觀著這一切,待到表哥終于忍不住發聲以后,這才打圓場地說道,“哎呀,大家都是一個戰壕里的兄弟,千萬別為了一點小事就大動干戈嘛。不就是回去扶人,我去。”

    表哥斷然拒絕道,“這里槍法最好的人就是你和小豪了,戰線已經拖了這么久,遲則生變,還是我去吧。”

    “哼,還算有些自知之明。”冷豪小聲說道。

    表哥聽完勃然變色,但他只是捏緊了鼠標,一句話都沒有說。

    眼看冷豪還要沒完沒了,怕他誤了自己大事的殺手趕緊岔開話題道,“豪哥,正事要緊,咱們還是趕緊給小柒報仇吧。”

    一句話,既制止了一場內亂的發生,又讓冷豪得到了表面上的尊重,還讓被冷漠和訓斥的小柒一下子找到了歸屬感。

    殺手,不愧殺人誅心。

    眼看著最后的結局要讓k戰隊圓滿結尾,孫堯圣和趙凱卻表示未完待續。

    當兩人聽到時隔許久,又一次傳來槍聲,而右上角破天荒的出現了y擊倒k戰隊的提示以后,一個念頭同時浮現在了兩人的心頭。

    “機會來了!”

    內心火熱,但經過這一段時間的集訓和前面比賽的教訓,讓孫堯圣沒有盲目沖動,而是冷靜地說道,“我們先不要進屋,就守在這邊的門口,反正樓梯的正面在我們這,這是他們救人的必經之路。”

    守株待兔的孫堯圣只用了十幾秒的時間,就等來了他的意外之喜。

    表哥從另外一側大門堂而皇之地走了進來,完全沒有任何的防備意識,畢竟下一個安全區已經刷新,他并不認為這塊馬上就會成荒蕪之地的地方,還有什么值得其他人眷戀的。

    “打不打?”看著越走越近的敵人,趙凱的目光死死地鎖在他的頭盔上。

    孫堯圣在墻角沒有發現其他的敵人跟隨以后,當機立斷道,“打!”

    “砰砰砰!”

    “djs丶sds以ak擊倒了k丶biaoge。”

    短暫的槍響驟然作響又戛然而止,卻在三個隊伍之間炸響了驚雷。

    “怎么回事?”正欲沖樓的冷豪止住了身形,回頭問道。

    一臉茫然的殺手只能搖頭,“我也不太清楚。”隨后又問道,“我們現在怎么辦?是繼續沖樓,還是回去救人?”

    “救人?”冷豪冷哼一聲,“恐怕那些小丑們正等著我們自投羅網呢。”

    殺手繼續戰場小白似地問道,“那就任他們自生自滅嗎?”

    冷豪突然意識到殺手話里話外都透露出離間的意味,警覺道,“那我來沖樓,你去救人。”

    看到冷豪突然開竅,大感失望的殺手也只好停止作妖,“既然他們半天不處決表哥和小柒,那我們還是先顧大局吧。”

    樓上,都已經掏出手雷來上玉石俱焚的爆熊,也沒想到自己的臨陣變卦,居然也能扇動翅膀。

    大呼僥幸的爆熊自然不會放過一雪前恥的機會,“看到沒,這就是堅持帶來的希望。”

    “切,手雷都拉栓了。”

    “啪”爆熊又是一巴掌甩了過去,“閉上你的臭嘴,現在起你們三個都給我帶上眼睛和耳朵,閉上嘴當上一個啞巴。”

    爆熊突然看到一名隊員對著自己的屏幕指指點點,心中起疑的爆熊趕緊換了一個地方防守,剛剛離開,身后就傳來了一陣巨響。

    看著自己半殘的血量,爆熊又是一巴掌甩了過去,“馬德,有雷怎么不早說。”

    捂著頭的隊員委屈地說道,“你剛才不是不讓我們說嘛,再打下去,我的腦袋都被你出屎來了。”

    這名隊員看到周圍其他人關愛憐憫的眼神,不解地問道,“我難道說錯話了嗎?”

    爆熊沒有功夫理會這些,隨著這顆手雷,敵人勢必會接踵而至。

    躲在靠近陽臺的房間里,爆熊關上了房門,來不及打藥,只能靜靜地等待著決定性的一戰。

    在相隔不遠的一處戰場,趙凱并沒有當場補掉表哥的人頭,而是繼續著拙劣的釣魚執法。

    “大圣,他們會來嘛?”趙凱問道。

    孫堯圣簡單地回了一句,“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救與不救,反正死得又不是我們的人,你擔心個什么。”

    幾句話的功夫,孫堯圣就和趙凱同時看到了趕來的敵人。

    “他就在另外一側的大門旁邊,但我只看到了一個人。”趙凱說道。

    “別急,前面的手雷聲證明他們還有一個同伴,但我們并不能確定他的下一步行動是什么。這個關頭,還是謹慎行事的為好。”

    一時間,孫堯圣他們和殺手圍繞著身前的這棟樓,陷入到了僵局之中。

    盡管冷豪按下了靜步鍵,但爆熊還是在房間里聽到了微弱的腳步聲,這也讓他只能來得及用繃帶包扎,而無法喝掉能量飲料。

    正當第二個繃帶拿出來的瞬間,冷豪突然加速,直接一口氣跑上了二樓。

    槍口對準右手的房間,沒人,繼續觀察左側的大廳,仍然沒人,沒有聽到任何落地聲的冷豪,將目光對準了最后一個房門緊閉的房間。

    隔著一扇門,爆熊就能夠感受到門外的目光,那一定是想將自己置之死地而后快的眼神。

    為什么他會這樣認為,因為他的眼神同樣如此。

    這時候,那扇白色的木門就是一道生死門,誰都沒有打開的勇氣。

    冷豪看到對方這么沉得住氣,便放棄了對峙的打算。自己滿打滿算還有兩個人,安全區又不在此處,二換一,怎沒想都不太劃算。

    從背包里拿出一顆手雷,特地往前走了幾步,讓拉栓的聲音能夠清晰地傳遞到爆熊的耳機里。

    同樣聽到這個響聲的隊員不禁喊道,“隊長,他要扔雷了。”

    “閉嘴,難道我沒長耳朵嗎!”爆熊的手心里全是汗水,他現在必須做出抉擇,是坐以待斃,祈禱手雷的爆炸范圍不要太廣,還是開門賭上一把運氣。

    最終,爆熊還是選擇了正面對槍。

    只是在拉開門的瞬間,并沒有想象中的身影出現。

    這時候,沒有敵人反而比有更可怕。

    “完了!”

    在說完這句話后,樓梯的拐角伸出了一截槍管。

    爆熊手臂上的青筋暴起,他已經使出全力將視角拉到敵人的方向,并狠狠地按下了鼠標的左鍵。

    “噠”

    “砰砰砰!”

    “k丶leng以16a4擊殺了y丶baoxiong。”

    勝負已分!往往一觸即發的戰斗,最考驗對戰雙方的耐心。這就和古代的高手對決一樣,誰先動手,誰就會命門大開。

    毒圈已經進入到了三十秒的倒計時,雖然安全區不在此地,但周圍停放著各色各樣的交通工具,轉移也就不成問題。

    沒有了跑毒的后顧之憂,剛才還一陣熱火朝天的戰場,立刻趨于平靜。

    眼看著二樓最先倒地的小柒因為無人援救而亡,一樓的表哥也岌岌可危,但孫堯圣和趙凱始終沒有等到新一波來援的敵人。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毒圈開始收縮,胡天一不安地問道,“隊長,他們有沒有可能放棄隊友,直接開車進圈呢?”

    孫堯圣按照以往和這些戰隊交手的經驗,認為多半不會棄車保帥,但隨著時間流逝,他的信心也開始動搖了。

    “我也不能保證。”但久等又顯得太過被動,這讓一向喜歡來去如風的孫堯圣做出了最后決定,“再等十秒,如果他們不救,我們就主動清場。他們如果還在,我們就打,不在,那就各取所需。”

    世上最經不起揮霍的,就是時光。十秒,也只不過是彈指一揮間的事。

    “老規矩,你右我左,見機行事。”孫堯圣的耐心已經耗盡。

    慢慢地離開墻壁,孫堯圣仔細觀察著前面樓房的幾扇窗戶,小心提防著敵人的突施冷箭。

    一路走到了墻壁的盡頭,依然沒有敵人的蹤跡,孫堯圣不僅沒有放松警惕,反而警鈴大作,“小心了,沒有聽到開車的聲音,他們一定就在房子里。”

    孫堯圣他們只能小心翼翼的盲人摸象,觀眾們卻能通過上帝視角體驗一把先知的快感。

    矗立在孫堯圣面前的雙拼樓里,只有冷豪一個人在駐守,殺手卻早先一步走到了墻外,利用圍墻提供的視野掩護,已經悄悄地來到了孫堯圣他們的身后。

    殺手和冷豪并沒有在第一時間進行前后夾攻,因為這時候表哥的血量十不存一,再不搶救,為時晚矣。

    還在奇怪敵人為什么不利用優勢攻擊自己的孫堯圣突然問道,“趙凱,你擊倒的那個敵人是在什么時候?”

    同樣處于納悶狀態的趙凱想了想,“大概快有一分鐘了吧。”

    “一分鐘。”孫堯圣的臉色旋即大變,“不好,我們又被人掏屁股了!”

    哪怕是第一次倒地,一分鐘的放血,也足以讓人血盡而亡。但趙凱這邊和右上角都沒有出現擊殺提示,那就只有一種可能,對方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溜到了他們的背后,并成功地扶起了隊友。

    如果說這場戰役是一盤棋,在棋子不足的情況下還能占得先機,第一手,無疑是孫堯圣他們贏了。

    但k戰隊果然不愧于老牌勁旅的稱號,止損并逐漸扭轉局勢的能力堪稱一流。三招之內,不僅徹底將一方清除出局,還將棋盤上的主動權又給重新拿回到了手上。如芒在背的感覺不好受,現在還是兩道芒在自己的背后。他知道,留給自己思考的時間不多了。

    前有強敵,后有追兵。在這場包圍與反包圍的戰役當中,又犯了一個錯誤。

    犯錯不可怕,可怕的是明知道的錯,居然還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犯。孫堯圣來不及自責與懊悔,而是竭盡所能,將損失降到最低。

    這時候最不能做的事,就是搖擺不定,將自己卡在中間。如此一來,只剩下一前一后,兩種突圍的抉擇。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长期买足彩是亏还是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