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類型 > 弈絕鑒蘭心 > 第二百一十七章 他鄉過新年(作者:瑤池青蓮)
弈絕鑒蘭心

《弈絕鑒蘭心》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百一十七章 他鄉過新年

    “公子!你為何答應去他的府邸過年?”柔心見柳千秋走了就蹲下身子看著剛轉過身子的公子清淺。

    “我們必須離開此地。所以只能暫時穩住他!”公子清淺眼里似乎起了一團云霧,使柔心看不透他的心思。

    “我們能去哪兒?”

    “你就是個惹禍精!這個年恐怕是過不成了!”炫飛一進門就嚷嚷起來。

    “炫飛!”公子清淺扶著柔心的手臂坐了起來。他不讓炫飛再說下去了。因為柔心的眼里已經有了淚光。

    “你們都走了,我爹怎么辦?”陸喜一臉的不快神色。

    “都得走!包括你!”公子清淺摸了摸自己的傷腿道。

    “后山有一條下山的路,要走就趁今晚!”藥翁說完就去收拾東西了。他年輕的時候也是個厲害的角色,所以他明白公子清淺的顧慮。

    炫飛和關世勛花了半個時辰做好了一個擔架。大家收拾停當便連夜往后山而去。

    后山的路少有人走。藥翁在采藥時發現了這條人跡罕至的小路。

    山路崎嶇不平。炫飛和關世勛抬著公子清淺走得很吃力。

    他們在一處很陡的地方停了下來。炫飛要背公子清淺,卻被關世勛搶著背在了身上。

    公子清淺雖然不愿三番兩次地承關世勛的情。但是事到臨頭,他還是身不由己了。

    炫飛扛著擔架走在了最后。他們下到山下時,天已破曉。

    “我們在這里休息片刻!”公子清淺坐在擔架上閉著眼睛道。

    柔心從包袱里取出干糧,大家默默地吃了起來。

    “去哪里?”炫飛終于忍不住問道。

    “義陽!”公子清淺脫口而出。

    “去投奔七皇子?他會留下我們嗎?”柔心擔心地問道。

    “會!”公子清淺的答案是肯定的。

    關世勛卻皺起了眉頭。真要去義陽,他就不得不離開柔心他們了。他是臨國的皇子,雖然不受重視,但也不能落在鎮守邊關的七皇子的手中。

    公子清淺一行在晌午轉到了臨賀郡。炫飛和關世勛進城購買了兩輛馬車和備品。

    公子清淺坐在馬車里覺得自己的腿腫脹的厲害。

    “你哪里來的那么多銀錢?”公子清淺看著正在給自己拿捏腿的柔心問道。

    “董心平給的!”柔心的聲音小的像蚊子。要是別的女孩,一定會說謊。畢竟董心平是真心喜歡公子清淺,她的情義在關鍵時刻顯而易見。

    “我的心思不在她的身上!日后我會還她的情。”公子清淺覺得自己有些倦了。他慢慢地躺下了。

    董心平為了救自己嫁給了公子瑾闌,這份情他如何還的了呢?公子清淺在心里嘆了口氣。

    董心平此刻已經有了兩個月的身孕。公子瑾闌待她是極好的。雖然他還未忘記柔心,但是他很欣賞董心平豪爽的心性。

    途安對這個夫人也是贊賞有加。董心平從不干涉公子瑾闌的事兒。

    府里的事務她只管她應該管的。府內的丫頭們也不亂說話了。

    董心平也極其欣賞公子瑾闌的才能。自從他任了丞相之職,僅用了一年的時間就將朝堂之上的風氣扭轉。各部官員各司其職,絲毫不敢懈怠。她回家看望父母時,父親也對公子瑾闌佩服得五體投地。

    公子瑾闌唯一對自己不滿意的是無法使七皇子交出兵權。七皇子始終是當今圣上的一塊心病。

    七皇子按公子清淺的策略行事。他既不回京,也不過問朝堂之事,只在邊關操練兵馬。他對公子清淺的死很是惋惜。他真的不知道以后的路該怎么走。

    公子清淺等人已經到了始興郡。他們的馬車停在了東陽客棧的后院里。新年將至,客棧里少有客人。

    “老板!勞煩將浴桶送到甲字一號房間!”關世勛吩咐道。

    “后堂有浴室的!”老板從桌案上抬起他那厚重的眼皮看了一眼關世勛。

    “我們加銀錢!”柔心推開門道。

    “那奇!將浴桶送到甲字一號!好生侍候著!”老板直起身子,抻著脖子喊道。

    公子清淺泡在浴桶里,感覺舒服多了。士族子弟愛干凈的毛病他也有。

    柔心紅著臉給他洗頭發。炫飛和關世勛都不見了蹤影。

    關世勛是被炫飛拉走喝酒去了。關世勛的酒量不比炫飛差,但是他卻喝醉了。他告訴炫飛。他從來沒對哪個女人動心過。柔心是第一個!

    炫飛卻讓他離柔心遠點。他們二人因醉酒而扭打起來。

    陸喜站在樓上看熱鬧。藥翁勸不住,只好去敲公子清淺房間的門。

    柔心聽說炫飛和關世勛打起來了,就趕緊下樓勸架。

    關世勛見到柔心松了手臂。炫飛抹了一把鼻血沖關世勛揮揮拳頭走了。

    藥翁和陸喜將公子清淺扶出浴桶安置在床上。

    藥翁查看了公子清淺的腿傷。他告訴公子清淺碎裂的腿骨已經開始愈合了,讓他好生將養著。

    柔心見公子清淺的腿不再用夾板固定和上藥了,她的心里很是高興。

    新年的那天,公子清淺一行到了桂陽郡。他們在客棧附近的一家小酒館里吃了年夜飯。

    酒館的夫婦沒有其他親人,所以他們二人熱情地招呼公子清淺等人。

    炫飛喝醉了說真想自己的父母,惹得大家情緒低落起來。

    公子清淺也不禁黯然神傷。每年的這個時候,他都和家人在一起。

    京城侯府今年也格外的冷清。侯府受到打壓,公子清城受到排擠。他大過年的被派到外面去給那些告老還鄉的官員們送慰問物品。

    公子清月在侯府陪著父母親過新年。他并不知道公子清淺沒死。所以他的臉上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老侯爺只是喝悶酒,一句話也沒有。公子清月給父親斟了杯酒,然后他拿著酒壺和酒杯起身去了家里的忠義堂。

    “二哥!這杯酒是敬你的!”公子清月上了香,然后倒了一杯酒灑在地上。

    “二哥!愿你在天之靈保佑大哥平安歸來。”公子清月知道皇上記恨侯府,所以他很替大哥擔憂。

    公子清月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的。他大哥公子清城在大年初六返京途中遇襲。跟隨公子清城的一眾人等皆死余非命。

    公子清城的武功不在公子清淺之下,所以能得以逃脫回來。

    老侯爺見自己的長子死里逃生,便讓他辭去官職閑在家里。

    “爹!這種日子什么時候是個頭?”公子清城忙慣了,一旦閑下來便百般的不適應。

    “快了!”老侯爺的話使得公子清月有些發蒙。他隱約能聽得明白爹爹話中的意思,心中不禁駭然。難道一輩子忠于朝廷的爹爹要謀反不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长期买足彩是亏还是赚